财新智库高级顾问朱小黄:重刑轻民的结构性缺陷

一个稳定持续发展的社会,应该是一个民事法律优先的社会。当今许多社会矛盾的产生和激化,其实跟社会违约成本低、受损害者得不到有效的法律救济密切相关,如医患纠纷、劳资纠纷、拆迁补偿纠纷,以及合同违约、产品质量低劣、诚信缺失等等,本质上都源于民事权益与责任的模糊和民事违约追索的困难。  

而社会行政与司法体系对此并不以为然,因为司法的作用被高度政治化,而刑法更能体现司法体系的政治价值。因此,社会转型也应包括法治结构上由“重刑轻民”向“民事优先”的原则转换。  

所谓“民事优先原则”,并非指民事法律的约束力更强,而是指整个法制体系的价值取向更偏重于民事法律关系的调整,在司法资源上有更多的配置,如更完善、数量更多、内容更细致的立法,更加细分的诉讼程序和仲裁程序与机构,更多的民事法庭和更有效的民事判决执行体系,以及更方便广泛的民事专业律师和事务所、公证机构等,能够为民众的日常生活提供快捷方便有效的民事法律服务和支持。触犯刑律或面临刑事纷扰在大众日常生活中不可能繁多,否则社会秩序的混乱就已超越一般的法律救济了。大众更需要的是强大的民事法制体系。  

长期的重刑轻民已经在法律观念和法律实践中造成了法治结构的失衡,调整和纠偏不仅是法治质量和效用以及社会公正公平的实现问题,实际上也是国家治理结构的一个重要问题,值得法学家们思考。  

本文作者朱小黄博士,财新智库高级顾问,经济学博士,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金融法律行为研究会会长;原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副行长,原中信银行行长、中信集团监事长。著有《远离冰山》、《价值银行》、《财富信仰》、《临渊结网》、《中国债务拐点研究》等专著和文集。作为学术委员会主席,负责惟道风险研究院、深圳大学风险研究中心、中国行为法学会金融法律行为研究会撰写的蒙格斯系列报告。蒙格斯报告,致力于中国宏观经济拐点研究,建立风险预警体系;以经济理论、拐点思想、数据分析和计算模型为导向。  

2018年,蒙格斯发布蒙格斯报告之三《中国债务拐点研究》,报告创造性地提出了债务拐点理论,探索性地开发了中国全社会债务的计量方式,并在此基础上对债务规模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较规范的定量分析,发现当前我国全社会债务水平已经超过拐点,意味着债务对于GDP的影响已经处于负向阶段。从全社会债务的组成部分来看,当前中央政府债务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仍处于正向阶段;在多年之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就已经跨过拐点,进入负面刺激轨道;目前银行业债务对于GDP的影响已经进入或者即将进入下降阶段的拐点。在关注宏观债务的同时,报告也集中考察了部分重点行业的债务拐点及房地产产业链的债务拐点。  

《中国债务拐点研究》——政策建议部分  

1. 在宏观经济层面将债务规模控制作为工作重点,从整体上控制中国全社会债务水平。  

数据显示,中国全社会债务已经接近或达到拐点。在当前全社会债务规模已经接近或达到拐点的情况下,对债务规模的调整刻不容缓。有关部门应当采取多种措施对当前我国全社会债务规模进行调整,使其在长期中收敛并稳定在最优债务水平上。这就意味着中国全社会债务规模要与经济增长的表现相对应,促进债务余额的增长速度和经济的宏观数值的变动速度能够保持协调。在全社会各类主体债务中,政府债务与企业债务这类已经处于极高水平,已经对宏观经济运行产生了潜在负面危机的对象,应当加强债务方面的审计和监管,用极大决心和快速手段迅速遏制它们的债务扩张速度。对于已经发生的债务,应当通过缓慢吸收的方式逐步缓解债务还款付息压力,直至经济主体运行稳健。  

2. 正确定位政府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和角色,加强政府债务管理。  

当前,我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外部发展环境,国内的消费市场、民间投资、劳动力市场也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更要正确认识政府的功能和定位。在有效管理政府债务的同时,应当逐步提高我国财政透明度,提升政府资金使用效率。财政透明度是国家和政府制定宏观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的基础,同时也是分析政府资产负债情况,应对债务管理的基础条件。在未来的政府债务管理中,应当把提升财政透明度作为主要的工具和手段。应当积极吸收和借鉴国外政府提升财政透明度的经验和措施,逐步缩小我国政府与财政透明度国际标准的差距。财政透明度提升的同时也反过来要求政府部门提升财政政策的科学性,避免过度举债扩张。  

3. 加强产业结构方面的全面调整,提升实体经济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当前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着复杂的发展局面,要从多个方面下手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这主要体现在:首先,要重新认识行业过剩现象,以提高企业竞争力为目标解决产能过剩、结构陈旧症结。其次,要把“僵尸”企业问题放到产业发展的战略层面,大力处置“僵尸”所带来的系列问题。第三,要对不同行业采取适用性政策,坚持因地制宜,杜绝“一刀切”。要加快加强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所有制改革,鼓励有利于行业发展的兼并重组,支持企业引入新技术、新设备与高端人才,加强日常经营管理水平。  

4. 积极推进银行业向“价值管理”,提升银行业的竞争力。  

价值管理是未来的商业银行发展的方向。它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而是由银行方方面面具象化的特征所构筑,对中国银行业而言,有五方面内容尤为重要。其一是实施轻资本发展业务的战略。其二是强化内涵式的资本补充,保持规模有限增长。其三是建立稳定的投资回报预期。其四是优化股权结构,促进资本流转。其五是以技术动力取代规模动力。  

本文来源: 蒙格斯报告公众号,蒙格斯报告更多详细信息及报告原文敬请关注https://www.mongoose-report.com/  

2018年08月03日

财新智库-新经济时代中国金融基础设施建造商

粤ICP备17018029号 Copyright © 财新智库 版权所有

财新智库

关注微信了解最新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