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智库高级顾问朱小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会使人类理想中的公平无法绝对实现

如何实现社会效率与公平的均衡是任何现代社会治理结构下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效率与公平之间很难找到一个黄金切割点。而效率与公平常常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效率优先时往往会丢失公平,而公平优先常付出效率低下的代价。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之争某种意义上上就是效率与公平的比较和权衡取舍。  

在效率与公平之间横亘着巨大的鸿沟,那就是天然的差异。如果追求起点的平等,不承认差异,于是社会失去动力从而也会丧失效率。如果追求结果平等,天然差异会造成不平等的结果。机会均等与结果平均到底该如何选择,这是人类文明的一道难题。这难题的核心是如果看待差异。  

差异是上帝的杰作和败笔。  

没有差异,何来分享?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的公平理论中的差异原则值得经济学家借鉴。罗尔斯认为要鼓励那些有天赋的人发展并锻炼自己的能力,不过同时要认识到这些才能在市场获得的回报应当与那些缺乏这类天赋的人通过某种社会治理机制共同分享。差异原则体现一种协议,即将自然才能的分配看作公共资产,并分享这一分配的好处。  

差异是客观存在。世上万事万物不可能千篇一律,若如是则是一个死的世界。没有成长,没有区别,没有竞争,没有强弱大小,没有南北东西,没有上下高低等等是不可想象的。正因为有万花筒般的差异,世界才有变化,才有成长,才会有精灵古怪的故事,才会有色彩,才会有惊奇。所以差异是上帝的杰作,其鬼斧神功的细腻设计让人惊叹不已。  

但差异也是上帝的败笔。它会使人类理想中的公平无法绝对实现。差异是遍布每一个角落,牵涉到每一个人的和每件事物的现象,现有的文明制度无法使每个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及任何事物上都享受到公平的待遇。而且几乎也不可能产生这种境界的社会管理能力。因此差异所造成的不平等几乎是绝对存在的现象。在这个意义上讲,上帝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但最基本的公平应该得到实现。如法治下的自由,充分的民主权利,劳动机会及报酬。最重要的是公共财富的分享,尤其是良好的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通过税收和财政分配制度,使每个社会成员无论存在身体心理技能素养地区职业等各种差异,都能在社会财富能力的范围内得到安然度生的尊严。  

在良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下,以承认差异和适当的激励来维护效率的动力,使得能力强贡献多有突出技能的人创造更多的财富从而可以像罗尔斯所说的那样拿出一部分财富让能力弱的社会成员分享,这大概是当今世界文明环境下比较理想的处理差异效率与公平三者之间关系的方式。  

在这个方式的实施过程中,政府扮演了设计操作并维护秩序的重要角色,如何使政府忠实地扮演这个角色,则有赖于哲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家的智慧和民主法制建设成果。  

本文作者朱小黄博士,财新智库高级顾问,经济学博士,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金融法律行为研究会会长;原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副行长,原中信银行行长、中信集团监事长。著有《远离冰山》、《价值银行》、《财富信仰》、《临渊结网》、《中国债务拐点研究》等专著和文集。作为学术委员会主席,负责惟道风险研究院、深圳大学风险研究中心、中国行为法学会金融法律行为研究会撰写的蒙格斯系列报告。蒙格斯报告,致力于中国宏观经济拐点研究,建立风险预警体系;以经济理论、拐点思想、数据分析和计算模型为导向。  

9月16日,惟道风险研究院发布了《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公平与贫富差距问题研究》报告。报告构建了以贫富差距为核心,综合考量法律、社会文化及金融等影响公平维度的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报告研究成果表明,当前我国贫富差距已突破破坏拐点,随着贫富差距进一步提高在一定程度上会抑制经济总量的提升。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呈现的新特征、面临的新任务和新挑战。从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形势的发展来看,人民群众所面对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具体表现为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和社会阶层之间等方面的差距逐渐拉大。这正是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所探讨的问题。  

研究发现,贫富差距指数与经济发展存在这三个拐点:差异拐点(0.2)、黄金拐点(0.463)及破坏拐点(1)。当贫富差距指数在0.2以下的低值区时,绝对平均造成动力不足。当贫富差距指数高于0.2时,差异的动力效应开始显现,贫富差距指数与GDP增长率存在显著的倒U型的非线性关系。而且拐点在贫富差距指数等于0.463左右,对应的时间为2006-2007年之间,贫富差距在这个水平左右对经济增长的动力效应最高。当贫富差距指数低于1时,贫富差距处于合理状态,合理的贫富差距提高了居民的工作动能,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但超过临界值1,随着贫富差距进一步提高,贫穷人口会有日益强烈的被剥削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经济总量的提升。据此,近年来我国贫富差距的演变过程可以分为四大阶段,分别是“财富绝对平均阶段”(1991-2001年)、“差异带来动力,逐步接近黄金拐点阶段”(2001-2007年)、“贫富差异扩大阶段”(2007-2015年)及“贫富分化相对严重阶段”(2015年至今)。经研究团队测算,2018年贫富差距指数预计已超过破坏拐点。  

图1 我国贫富差距指数

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对中国公平状况的精准测量结果显示:在2002-2004年,中国社会公平程度处于比较高的水平上,这可能是由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社会竞争秩序、制度环境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而从2005年开始,中国的社会公平指数显著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以房地产为主的存量财富加剧了贫富差距程度。另外,资产的金融化使有产的居民更加富有,而资产较少的居民在金融化过程中财富缩水,进一步扩大了贫富差异。可以看出,近些年主要是由于贫富差距的拉大加剧了社会公平的失衡。  

图2 我国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

与广泛使用的基尼系数相比,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综合考虑收入法、支出法和存量法,多角度测度贫富差距,还可区别同一经济体内城乡、省份、收入阶层间的贫富差距和公平失衡状况,拓展了只用收入端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的狭窄范围。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利用面板数据追踪不同人群内部收入状况的动态变化,达到动态监控的效果,这点也显著优于基尼系数。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从拐点的角度研究了贫富差距问题。拐点是运用已久的社会学、自然科学、经济学及整个科学领域里常用概念。然而蒙格斯系列研究中的“拐点”不局限于此,其本质上是基于对事物不确定性的研究,寻找事物发展过程中阶段性变化规律,是预判未来事物发展趋势的经济学研究。有大量的经济现象可以通过计算找到其发展阶段变化的“拐点”,从而指导市场和市场策略的方向。用拐点理论解决经济社会问题,不是为了挑战经典经济学理论和方法,而是在充分运用现有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上,基于拐点理论的分析框架,即共同的假设、逻辑一致的方法论和价值取向,用数学计量的方法建立观察经济社会现象的全新维度。拐点事关哲学、解悖、不确定性和风险,任何一个事物发展过程和阶段中都存在一个或多个客观上的拐点,预示着事物性质的变化。拐点研究是对未来风险成本的预测,拐点除了作为观察经济社会的全新维度外,亦是理解历史、感知时间、管理人生、参透真理的必要环节。  

本文来源: 蒙格斯报告公众号,蒙格斯报告更多详细信息及报告原文敬请关注https://www.mongoose-report.com/  

2018年09月18日

财新智库-新经济时代中国金融基础设施建造商

粤ICP备17018029号 Copyright © 财新智库 版权所有

财新智库

关注微信了解最新研究报告